浙江6+1走势图|浙江6+1开奖结果18138|
您当前位置:原创音乐诗歌 >> 其他文学作品 >> 文学理论 >> 浏览文章

写现代诗的三大标准

时间:2013年03月23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字体:

         写现代诗的三大标准
写现代诗的三大标准:
一、语言要优美、精炼,有音乐性。
二、意境要优美如画,耐人寻味。
三、修辞手法要新颖贴切,有亮点,有震揻力。
    这是本人写现代诗的原则要求,写现代诗的标准,也是评价现代诗的标准。凡是达不到这个标准的,都不算是好诗。当然,早期从近代发展起来的现代诗,因为是刚诞生的体裁,所?#28304;?#19981;到这个标准,大多数是既没有语言的精炼,也没有?#35009;?#22909;的修辞手法,只是?#20013;?#30340;大白话,已失去了诗的韵味。如果要深究,就去看看?#20999;?#20154;的诗吧,比如胡适的:蝴蝶
两个黄蝴蝶,双双飞上天。
不知为?#35009;矗?#19968;个忽飞还。
剩下那一个,孤单怪可怜。
也无心上天,天上太孤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不是大白话呀?是有点诗的味道。在当时看来是新鲜的诗歌体裁,是值得称赞的创举,是文学的进步。尽管它象个婴儿,简单,?#23383;桑?#20154;们也原谅它,希望它能长大。我们再看看另一个诗人,现代诗是不是长大了。如徐志摩的:再别康桥
 
轻轻的我走了,
正如我轻轻的来;
我轻轻的招手,
作别西天的云彩。

那?#20248;?#30340;金柳,
是夕阳中的新娘;
波光里的艳影,
在我的?#32784;?#33633;漾。

软泥上的青荇,
油油的在水底招摇;
在康桥的柔波里,
我甘心做一条水草!

那榆荫下的一潭,
不是清泉,
是天上虹 揉碎在浮藻间,
沉淀着彩虹似的梦。

寻梦?撑一支长蒿,
向青草更青处漫溯,
满载一船星辉,
在星辉斑?#36947;?#25918;歌。

但?#20063;?#33021;放歌,
?#37027;?#26159;别离的?#35937;錚?br /> 夏虫也为?#39029;?#40664;,
沉默是今晚的康桥!

?#37027;?#30340;我走了,
正如我?#37027;?#30340;来;
?#19968;?#19968;挥衣袖,
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       这首诗呢,还是不错的。都符合了我说的三个要求,尤其是音乐性和意境都很强。只是语言的精炼和修辞的新颖不是很强,可能是诗人在淋漓尽致之时控制不住了吧,也可能是诗人比较注重诗歌的朗读吧。但从整体上讲,这还是一首好诗,读起来朗朗上口,情境交融。
     ?#19978;?#21568;,也就这首是好诗,他的其他诗看起来与我说的三个标准差远了,糟糕得很,如:
?#36215;?br />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。
“看,一只?#36215;浚?rdquo;
有人说。翘着尾尖,
它不作声,
艳异照亮了浓密
--- 像是春光,
火焰,像是热情。
等候它唱,
我们静着望,怕惊了它。
但它一展翅,
冲破浓密,化一朵彩云;
它飞了,不见了,
没了
---像是春光,火焰,像是热情。

 

?#20063;?#30693;道风
--- ?#20063;?#30693;道风
是在那一个方向吹
--- 我是在梦中,
在梦的轻波里依洄。

?#20063;?#30693;道风
是在那一个方向吹
--- 我是在梦中,
她的温存,我的迷醉。

?#20063;?#30693;道风
是在那一个方向吹
--- 我是在梦中,
甜美是梦里的光辉。

?#20063;?#30693;道风
是在那一个方向吹
--我是在梦中,
她的负心,我的伤悲。

?#20063;?#30693;道风
是在那一个方向吹
--- 我是在梦中,
在梦的悲哀里心碎!

?#20063;?#30693;道风
是在那一个方向吹
--- 我是在梦中,
黯淡是梦里的光辉!

 

?#20889;?br /> 昨天我瓶子里斜插着的?#19968;?br /> 是朵朵媚笑在美人的腮边挂;
今儿它们全低了头,全变了相?#28023;?br /> 红的白的尸体倒悬在青条上。


窗外的风雨报告?#20889;?#30340;运命,
丧钟似的音响在黑夜里叮咛:
“你那生命的瓶子里的鲜花也
变了样:艳丽的尸体,谁给收殓?”

 

在那山道旁
在那山道旁,一天雾濛濛的朝上,
初生的小蓝花在草丛里窥觑,
我送别她归去,与她在此分离,
在青草里飘拂,她的洁白的裙衣。

?#20063;辉?#24320;言,她亦不曾告辞,
驻足在山道旁,我暗暗的寻思,
“吐露你的秘密,这不是最好时机?”——
露沾的小草花,仿佛恼我的迟疑。

为?#35009;?#36831;疑,这是最后的时机,
在这山道旁,在这雾盲的朝上?
收集了勇气,向着她我旋转身去:——
但?#21069;。?#20026;?#35009;?#22905;这满眼凄惶了

?#24050;首?#20102;我的话,低下了我的头,
水灼与冰激在我的心胸间回荡,
啊,我?#40092;?#20102;我的命运,她的忧愁,——
在这浓雾里,在这凄清的道旁!

在那天朝上,在雾茫茫的山道旁,
新生的小蓝花在草丛里睥睨
我目送她远去,与她从此分离——
在青草间飘拂,她那洁白的裙衣!

 

阔的海
阔的海空的天?#20063;?#38656;要,
我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?#37329;?br />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的风;
我只要一分钟
我只要一点光
我只要一条缝,--
象一个小孩?#20248;?#20239;在一间暗屋的窗前
望着西天边不死的一条缝,
一点光,一分钟。

 

献词
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,
自在,轻盈,你本不想停留
在天的哪?#20132;?#22320;的哪角,
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。

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
有一流涧水,虽则你的明艳  
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,
使他惊醒,将你的倩影抱紧。

他抱紧的只是绵密的忧愁,
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;   
他要,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,
去更阔大的湖海?#28193;溆白櫻?br />
他在为你消瘦,那一流涧水,
在无能的盼望,盼望你飞回!
    
    这是不是与我说的三大标准差远了呀。但它是前辈写的,是先驱,没有它的垫背,
我可能也会重复它,也就没有今天所说的三大标准了。所以我原谅它的不足,还是?#38901;?#39537;致敬。
    其他诗人,如李金发的:
弃妇


长发披遍我两眼之前,
遂割断了一切羞恶之?#24425;櫻?br /> 与鲜血之急流,枯骨之?#20102;?br /> 黑夜与蚊虫联步徐来,
越此短墙之角,
狂呼在我清?#23383;?#32819;后,
如荒野狂风怒号:
战栗了无数?#25991;?br />
靠一根草儿,与上帝之灵往返在?#23637;?#37324;。
我的哀戚惟游蜂之脑能深印着;
或与山泉长泻在悬崖,
然后随红叶而俱去。

弃妇之隐忧堆积在动作上,
夕阳之火不能把时间之烦闷
化成灰烬,从烟突里飞去,
长染在游鸦之羽,
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上,
舟子之歌。
衰老的裙裾发出哀吟,
徜徉在丘?#24618;?#20391;,
永无热泪,
点滴在草地,
为世界之装饰。
 
    以我的三大标准来看:
第一:语言精炼而不优美,也没有音乐性。
第二:意象众多,耐人寻味,但没有意境,更不优美。
第三:修辞纷?#36965;?#27809;有震撼力。
   也就是说这首诗在这三个方面都是失败的,从整体上看,从当时文坛的情况来看,
当时应该没有这类意象众多,修辞纷乱的诗吧,因而也算是一种风格的代表,于是称它为象征派。
因为是现代诗的早期,我们可以原谅。但到了现在,我们可不能再这样写了,再这样就是倒退了。
再看看另一个早期诗人,艾青:   
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

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,
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……

风,
像一个太悲哀了的老妇
紧紧地跟随着
伸出寒冷的指爪
拉扯着行人的衣襟,
用着你土地一样?#29228;?#30340;
一刻也不停地絮聒着……

那从林间出现的,
赶着马车的
你中国的农夫,
戴着皮帽,
?#30333;?#22823;雪
要到哪儿去呢?

告诉你
我也是农人的后裔——

由于你们的
刻满了痫苦的皱纹的脸
我能如此深深地
知道了
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们的
岁月的艰辛。

而我
也并不比你们快乐啊
——躺在时间的河流上
苦难的浪涛
曾经几次把我吞没而?#24535;?#36215;——
流浪与监禁
已失去了我的青春的最可贵的日子,
我的生命
也像你们的生命
一样的?#20465;?#21568;。

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,
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……

沿着雪夜的河流,
一盏小油灯在徐缓地移行,
那?#35780;?#30340;乌篷船里
映着灯光,垂着头
坐着的是谁呀?

——啊,你
蓬发垢面的小妇,
是不是
你的家
——?#20999;?#31119;与温暖的巢穴
已枝暴戾的敌人
烧毁了么?

是不是
也像这样的夜间,
失去了男人的保护,
在死亡的恐?#35272;?br /> 你已经受尽敌人刺刀的?#25918;?

咳,就在如此寒冷的今夜
无数的
我们的年老的母亲,
就像异邦人
不知明天的车轮
要滚上怎样的路程?
——而且
中国的路
是如此的崎岖,
是如此的泥泞呀。

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:
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……

?#20999;?#34987;烽火所啮啃着的地域,
无数的,土地的垦植者
失去了他们所饲养的家畜
失去了他?#21069;?#27779;的田地
拥挤在
生活的绝望的污巷里;
饥谨的大地
伸向阴暗的天
伸出乞援的
颤抖着的两臂。

中国的?#32431;?#19982;灾难
像这雪夜一样广阔而又漫长呀!

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,
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……

中国,
我的在没有灯光的晚上
所写的无力的诗句
能给你些许的温暖么?

北方

那个珂尔沁草原上的诗人
对我说:
“北方是悲哀的。”

不错,
北方是悲哀的。
从塞外?#36947;?#30340;
沙漠风,
已卷去
北方的生命的绿色
与时日的光辉,
——一片暗淡的?#19968;疲?br /> 蒙上一层?#20063;?#24320;的沙雾;
那天边疾?#32423;?#33267;的呼啸,
带来了恐怖,
疯狂地
扫荡过大地
?#21738;?#30340;原野
冻结在十月的寒风里;
村庄呀,
古城呀,
山坡呀,

河岸呀,
颓垣与荒冢呀,
都披上了土色的忧郁……
孤单的行人,
上身俯前
用手遮住了脸颊,
在风沙里
困苦了呼吸,
一步一步地
挣扎着前进……
几只驴子
——那有悲哀的眼
和疲乏的耳朵的畜生,
载负了土地的
?#32431;?#30340;重压,
它们厌倦的脚步,
徐缓地踏过
北国的
修长而又寂寞的道路……

?#20999;?#23567;河早巳枯干了
河底已画满了车撤,
北方的土地和人民
在?#26159;?#30528;
那滋润生命的流泉啊!
枯死的林木
与低矮的住房,
稀疏地
阴郁地
散布在
灰暗的天幕下;
天上,
看不见太阳,
只有那结成大队的雁群
惶乱的雁?#28023;?br /> 击着黑色的翅膀,
叫出它们的不安与悲苦,
从这荒凉的地域?#27833;觶?br /> ?#27833;?#21040;
绿荫蔽天的南方去了……

北方是悲哀的;
而万里的黄河
汹涌着浑浊的波涛,
给广大的北方
倾泻着灾难与不?#36965;?br /> 而年代的风霜,
刻画着
广大的北方的
贫穷与饥饿啊。

而我
——这来自南方的旅?#20572;?br /> ?#31383;?#36825;悲哀的北国啊。
扑面的风沙
与入骨的冷气,
决不曾使我咒诅;
我爱这悲哀的国土,
一片无垠的?#21738;?br /> 也引起了我的崇敬:
——我看见
我们的祖先
带领了羊?#28023;?br /> 攻着?#30415;眩?br /> ?#20004;?#22312;这大漠的黄昏里……
我们踏着的
?#29228;?#30340;
松软的黄土层里,
埋有我们祖先的骸?#21069;。?br /> ——这土地是他们所开垦,
几千年了
他们曾在这里
和带给他们?#28304;?#20987;的自然相搏斗,
他们为保卫土地
从不曾屈辱过一次,·
他们死了
把土地遗留给我们——
我爱这悲哀的国土,
它的广大而瘦瘠的土地,
带给我们?#28304;?#26420;的言语
与宽阔的姿态,
我相信:这言语与姿态
坚?#24247;?#29983;活在大地上,
永远不会灭亡;
我爱这悲哀的国土
?#29228;?#30340;国土呀,
这国土养育了
那为我所爱的
世界上最艰苦
与最?#29228;?#30340;种族。
 
    以我的三大标准来看,也都不符合好诗的标准。可为?#35009;?#20154;们说它是好诗呢?那是当时的人们对
现代诗没有标准。它积极向上的内容,激情澎湃的风格深深打动了读者,如果不?#20013;校?#23601;是很好的散文。
它也是早期现代诗,是过去,我们不能重复它。否则,也是倒退。
 再看看余光中:
芝加哥

新大陆的大蜘蛛雄踞在
密网的中央,吞食着天文数字的小昆虫,
且消化之以它的毒?#39608;?br /> 而我扑进去,我落入网里——
一只来自亚热带的
难以消化的
金甲虫。

文明的群兽,摩天大楼压我们
以立体的冷淡,以阴险的?#36127;?#22270;形
压我,以数字后面的许多零
压我,压我,但压不断
飘逸于异乡人的灰目中的
西望的地平线。

?#26376;?#20110;钢的大峡谷中,?#31456;?#24471;更早——
(他要赴?#29616;?#22269;海黎明的野宴)
钟楼的指挥杖挑起了黄昏的序曲,
幽?#26003;兀?#33258;蓝得伤心的密根歇底沏。

爵士乐拂来时,?#20540;?#31751;簇地开了。
色斯风打着滚,疯狂的世纪构发了——
罪恶在成熟,夜总会里有蛇和?#32784;蓿?br /> 而黑人猫叫着,将上帝溺死在杯里。

而历史的禁地,严肃的艺术馆前,
巨壁上的波斯人在守夜
盲目的石狮子在守夜,
槛楼的时代?#24050;?#30528;,不敢踏上它,
高高的石级。
而十九世纪在醒着,文艺复兴在醒着,
德拉克鲁瓦在醒着,罗丹在醒着,
许多灵魂在失眠着,耳语着,着,
着——
门外,二十世纪?#35272;?#30340;喧嚣。

1958

我之固体化

在?#35828;兀?#22312;国际的鸡尾?#35780;錚?br /> 我仍是一块拒绝溶化的冰——
常保?#33267;?#19979;的冷
和固体的硬度。

我本来也是很液体的
也很爱流动,很容易沸?#20898;?br /> 很爱玩虹的滑梯。

但中国的太阳距我太远
我结晶了,透明且硬,
且无法?#36828;?#36824;原。

1959

西螺大桥

矗然,钢的灵魂醒着
严肃的静铿锵着

西螺平原的海风猛撼着这座
力的图?#31119;?#32654;的网,猛撼着这座
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经,
猛撼着,而且绝望地啸着
而铁钉的齿紧紧咬着,铁臂的手紧紧握着
严肃的静。

于是,我的灵魂也醒了,我知道
既渡的我将异于
未渡的我,我知道
彼岸的?#20063;?#33021;复原为
此岸的我
但命运自神秘的一点伸过来
一千条?#38431;?#30340;臂,我必须渡河

面临通向另一个世界的
走廊,我微微地颤抖
但西螺平原的壮阔的风
迎面扑来,告我以海在彼端
我微微地颤?#21486;?#20294;是我
必须渡河!

矗立着,庞大的沉默。
醒着,钢的灵魂。 
   也是不符合现代诗的三大标准,语言不精炼,意境平淡,修辞也不新鲜。余光中的诗
?#22363;?#20102;李金发象征主义风格,但它的意象没有那么纷?#25671;?#22240;为没有现代诗的标准,所以他
也是任由语言的泛滥去写现代诗,?#31449;?#20063;是博得无知人们的喝采。也算是个历史的痕迹吧,
但现在我们不能再这样写现代诗了。
   难道现代诗就不能这样写了吗?是的,不能。尤其是不能写长的。现代诗只能写短诗,只能精炼。
为?#35009;?#21602;?历?#39134;?#20889;很长的诗很多,如白居易的?#39608;?#38271;恨歌》、《琵琶?#23567;?#31561;等,不再举例了,你们
自已看看吧。古典诗歌虽然长,可是它整齐,有规律。这一点与现代诗是根本的不同。
现代诗也就是自由诗。由于自由,所以不整齐,不规律;因而决定了它不能写得太长。长了也就失去诗
味,还不如写成散文。
   古典诗歌还有它语言的精炼,富有音乐性,意境优美不纷?#36965;?#25152;以写得长也是好诗。当然,那是经历
时间的淘汰而留下的精品。
我们再来其他诗人:北岛
你好,百花山
琴声飘忽不定,
捧在手中的雪花微微震颤。
当?#31539;?#36855;雾退去,
显出旋律般起伏的山峦。
我收集过四季的遗产
山谷里,没有人烟。
?#28903;?#19979;的野花继续生长,
开放,那是死亡的时间。
沿着原始森林的小路,
绿色的阳光在缝隙里流窜。
一只红?#31258;?#30340;苍鹰,
?#23194;?#35821;翻译这山中恐怖的谣传。
我猛地喊了一声:
“你好,百---花---山---“
“你好,孩---子---“
回音来自遥远的瀑涧
那是风中之风,
使万物应和,骚动不安。
我喃喃低语,
手中的雪花飘进深渊。
 
   以我的三大标准来看,第一:语言一般,音乐性稍强,因为它押韵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:意境不清晰,因而也谈不上意境优美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三:这一点还是可以的,使用了多?#20013;?#36766;手法,营造了一?#31258;?#31192;的气氛 。
如:“四季的遗产”?#21069;?#21947;,“?#28903;?#19979;的野花继续生长”是拟人,“绿色的阳光在缝隙里流窜”是通感,
“?#23194;?#35821;翻译这山中恐怖的谣传"是拟人,还有?#20999;?#19981;太准确的?#26143;?#34920;达,如:“?#28903;?#19979;的野花继续生长,开放,那是死亡的时间。”“那是风中之风,使万物应和,骚动不安。我喃喃低语,”
    因而也让人感到新奇,让人误会为是好诗。是的,在当时很少人用这种手法,当时的人就说它是好诗,
这可以理解。还是那句告诫:现在不能这样写现代诗了。不过它在修辞手法这方面还是值得学习的。
     再看顾城的:
远和近


一会看我
一会看云

我觉得
你看我时很远
你看云时很近

微微的希望


我和无数
不能孵化的?#21693;?br /> 垒在一起

蓝色的河溪?#35272;?br /> 把我们吞没
又?#37027;耐?#20986;

没有别的
只希望草能够延长
它的?#30333;?br />
一代人
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
我?#20174;?#23427;寻找光明

雨行


云 ?#19968;?#30340;
再也洗不干净
我们打开雨伞
索性涂黑了天空

在缓缓飘动的夜里
有两对双星
似乎没有定轨
只是时远时近……

泡影


两个自由的水泡
从梦海深处升起……

朦朦胧胧的银雾
在微风中散去

我象孩子一样
紧拉住渐渐模糊的你

徒劳的要把泡影
带回现实的陆地
 
    你看了以为这是很好的诗了吧,是的,从语言上来说是精炼的,而?#24050;?#38901;,有音乐性。
从意?#25104;?#26469;说也是有的,特别的强?#25671;4有?#36766;上来说也是很好,很新颖。如:“我和无数
不能孵化的?#21693;?rdquo;是拟人。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、我?#20174;?#23427;寻找光明”“黑夜”是象征
和拟人混合一起?#33579;?ldquo;黑色的眼睛”也是象征:生活的苦难,命运的坎坷。“光明”也是象征:
希望,幸福等。
   是的,他的诗可以说还算可以吧,也最接近三大标准。但还是有缺陷的,不能算是完美的。具体说:
就是太注重表现意境,总是想告诉别人一种道理。因而?#26143;?#30340;表达就很淡溥。这就恰恰失掉了诗的
核心:抒情。所谓:愤怒出诗人。就是这个道理。写诗就?#21069;?#20869;心的?#26143;?#34920;达出来,与别人分享。
怎样表达是个问题,是要技巧的。表达得象白开水,没味。象盲人摸象,只注重某方面,不完美。
   其他的诗人也不再说了,基本上都有以上某方面的缺点。现在的人写的诗,基本上还停留以上所说诗
人的水平,我们一定要创新进步。正如汉朝开创了古诗汉?#24120;?#21776;朝创造了格律诗,宋朝开创了?#21097;?#20803;朝创造了曲,明朝兴起了小说。
   好了,说了这么多,你也能明白?#35009;?#26159;好诗了吧。它在那呢?你们可以看看我在本网站诗与歌
上的原创诗歌,或许能有所发现。你们也可以按照我说的三大原则去写诗,或许好诗就由你创作出来了。

2006年作于?#26412;?/div>
(作者:浪漫诗人 编辑:浪漫诗人)
文章热?#21097;?/strong>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延伸阅读:
浙江6+1走势图